诗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694|回复: 11
收起左侧

秋日阳光,把银杏树的叶子照亮(六首)

[复制链接]
李敢 发表于 2017-10-2 01:2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李敢 于 2017-10-2 01:36 编辑

.







◎寂静的春天




雨落土。鸟鸣在清晨就升上天空
这些春天的鸟儿,我大多叫不出它们的名字
或许,还应当向你描述一下春天的绿草
它们长在黑土,一片连着一片,在花田林地萎顿下去

石板在池塘边青着,呼吸银杏树的盈盈绿光
植树。挖坑:一棵贴梗海棠
二十一株红檵木花球,一丛月季举着十二支花苞
水泥地坪绿了,晚间的雨水必将洗去这春日的灭杀计

没有一粒化肥浪费。我有九棵银杏树拱卫着
五十亩园林必须的水泥地坪
十轮大卡车碾压在水泥路上:一棵桂子树在车上
两棵银杏树在车上,十八棵贴梗海棠

和六十棵茶花在车上。一朵朵红茶花散落在田地
铁锹、铁锨在田地,抬棒在田地
粗大的草绳,像一尾尾长蛇盘踞在黑土坑
风吹一个老苍妇人,在紫薇花林地捡拾枯枝,和一根根破竹棍



现在,我想和你说说:一个忙活在外省的男子,他从深井
吊上一桶井水,浇灌在脸上
妻儿尚在梦中。我的兄弟!这个你深爱的男子,轻轻关上木门
驱车驰行于山谷。这是我想要给你的祝福

这是你想要的幸福:望一只小松鼠
攀着大树的枝杈,轻咬着一枚松果

2017年4月11日。



◎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一座童年的村庄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早为一个远行的人准备好了一生的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霜白.《后来的事》


我说明天回家,天不见亮深黑着……
但其实已经是在明天了。
我的意识,仍在今天(昨天)彳亍着。

我在明正自己有两只脚:
一只脚在永逝的夕光中飞踹着,
一只脚已经蹅进了明天的水流,

我的今天哪儿去了?
活着,我已经是一个没有今天的人。
昨天,在乡村集市逛荡,
遇到了旧时光,一个吆喝着卖桑葚的人。

他将是一个乌黑的人。
背着背篓走在田坎上,
于立夏日,在桑树的浓荫下唱着一只浑朴的童谣。

后来。后来,人就老了。
守在桑树的浓荫下
望着寻着,一个人在老坟园摘吃着黑紫色的桑葚。

老倌子需要摇曳的夕光,在明天的田野……
赤着身体,
扛着锄头,
慢行在弯横倒拐的田坎上。

2017年5月9日。



◎我之名


天空很蓝 ,海水很蓝 ,诸神行于深湛的天宇

我是阿尼姆斯。我是皮格马利翁
我是伊卡洛斯。我是希绪弗斯。我是阿特拉斯

我是退败者。四肢蹬立着,我是一只嗥月的苍狼,退守在钢青的海岬
我是无常,是冥界的引路人

我躲在深海底。我是礁石上唱着骊歌的阿刻罗伊得斯

2017年6月2日。



◎大夏天


三个六十多岁的老倌儿在帮我移植茶花
一个老倌儿着长裤短袖
一个老倌儿着短裤短袖
一个老倌儿穿一条长裤子,但光着膀子

天阴阴的,站在田坎上感觉有些凉
我问光胴胴老倌儿冷不冷
他答曰身上在出水
大夏天,人不做活路再大的太阳站在树子下,风吹着好凉爽

三个老倌儿前几日在成都府植树
他们是昨夜回的村子
他们今晨,就到了园子,帮我移植茶花

其实,我喜欢有太阳的日子
阳光直射在花田
我光着膀子修剪红檵木花树,或打伙着三个老倌儿移植茶花

2017年6月13日。



◎秋日阳光,把银杏树的叶子照亮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致潘桂林


我没有栾树。没有马尾松。
我有金桂。
我有银杏。
我有红叶李,和两块田地的罗汉松。

我有成片的广玉兰花树。广玉兰又名荷花玉兰,别名洋玉兰;
木兰科、木兰属植物。
也名优昙花。花语:生生不息,世代相传。
适合参禅的人在树下打坐冥想。

我的园子,每天都下落着一些雨,
花树们就一直湿着。
在蝉鸣中,一些银杏树的叶子黄了,它们需要秋日阳光
再一次把树叶照亮。

2017年9月20日。



◎老屋


在乡坝头的老屋子。在一张老式的木椅子上。栖落一只鸟
如果有人走进老屋子。等他把后门打开。等屋子外面的风
和流水声流进屋子
我在木椅子上摆一粒米。两粒米。三粒米。四粒米
没有再多的米了。我守着一只鸟啄食一粒米

走进屋子的人已是死下去的人,我没有害怕
我折叠一件老衣。一件老衣凸显其筋骨,我塞在枕下压着
死人如果开口说话
他如果活着。在灶足下的木凳子上坐着,抽一支烟
我就从米坛子中挖一粒米装进他的口袋

这是一天生活的开始。在池塘边的青石板上
一只嫩鸟儿向着太阳唧唧喳喳鸣啼
两棵广玉兰活在院门口的两边,它俩的花期已经过了,在篱边过着青苍的日子
一些银杏树的枝桠上挂着黄土色的果子,一些银杏树的叶子在飘落

2017年9月25日。







.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10-3 22:4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用语言重塑一个景象,至于读者能不能瞅到不管它了,这就是李敢。
沙沁 发表于 2017-10-4 00:36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一种特殊的语言神秘,有视觉痕迹的时间移动感。欣赏。
 楼主| 李敢 发表于 2017-10-8 20:1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10-3 22:43
用语言重塑一个景象,至于读者能不能瞅到不管它了,这就是李敢。

问候黄勇
 楼主| 李敢 发表于 2017-10-8 20:1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沙沁 发表于 2017-10-4 00:36
有一种特殊的语言神秘,有视觉痕迹的时间移动感。欣赏。

谢谢!
雅阁 发表于 2017-10-11 00:1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能读出味道,但感觉有些节奏太慢了,少了快感。
 楼主| 李敢 发表于 2017-10-11 09:4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雅阁 发表于 2017-10-11 00:12
能读出味道,但感觉有些节奏太慢了,少了快感。



问好雅阁,节奏是慢。

打火机 发表于 2017-10-11 09:5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读李敢,依旧厚实的感觉,有生活的内力,问候
杨园 发表于 2017-10-11 16:2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雅阁 发表于 2017-10-11 00:12
能读出味道,但感觉有些节奏太慢了,少了快感。

是散文诗意化,

而不是思维诗意化,视觉化。


节奏也确实慢了,

好诗节奏也确实重要。

也许现在很多人认为不重要。。。。
 楼主| 李敢 发表于 2017-10-12 09:1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打火机 发表于 2017-10-11 09:56
来读李敢,依旧厚实的感觉,有生活的内力,问候

问候打火机!
 楼主| 李敢 发表于 2017-10-12 09:2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杨园 发表于 2017-10-11 16:28
是散文诗意化,

而不是思维诗意化,视觉化。

谢谢!
风行域内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也许,这就是一种风格吧,,视线下看清每个思考成形的瞬间,兴许还能以走进深处成为思者,,恭敬赏读,问好诗人,,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诗生活网 ( 湘ICP备10205203号 )

GMT+8, 2017-10-20 00:44 , Processed in 0.148299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